柳水镇西楼月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

大熊 2021-09-24 08:07:57 4
柳水镇西楼月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

快天黑的时候,张一凡在路边一家餐馆吃了点饭,顺便打听了一下柳水镇的情况,谁知道镇里根本就没有旅馆。不过餐馆老板告诉他,你不如到巷子里问问,说不定有拉客留宿的。

站在街头,张一凡有些为难了。要不要通知镇里的陈书记?

如果通知陈书记的话,自己暗访的计划就落空了,看来还是到巷子里碰碰运气,也许能碰到拉客留宿的。

刚走开,腰间的扩机响起,看看号码,却是胡雷那小子在呼叫。

胡雷是通城县鼎鼎有名胡氏集团胡志明唯一的儿子,未来接班人,也是通城有名的阔少。大学毕业之后,一直随父经商,如今在通城早有了他自己的产业。

张一凡是胡雷的死党,大学同学,关系匪浅。自己以前在县城当秘书的时候,胡雷经常拉张一凡去花天酒地。

现在是九六年,胡雷早有了自己的手机,摩托罗拉翻盖的那种。虽然是模拟机,但他的手机在这个年代,属于很时尚,很漂亮的款式。整个通城县里,也少有人用得起。

张一凡当了一年县长秘书,也不过配了个BB机,还不是中文的。堂堂一个公务员与胡雷相比,显得有些寒酸。

琢磨着胡雷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被调走的消息,于是便来到镇上的街道中,朝前面一家公用电话亭走去。

拨通胡雷的电话,胡雷看到这个号码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去乡下了?”

张一凡平静地回答,“我昨天接到调令,现在已经到了柳水镇。有事吗?”

“靠!你真无语,好好的秘书不当,跑到那鸟不拉屎的穷镇有个屁用?”胡雷劈头盖脸说了几句,突然想到什么,“是不是有人看你不满意了,故意整你?要不要我找人帮你活动活动?”

“呵呵……那倒不是,你不要胡来。”张一凡在电话里自信地笑笑,按古代的说法,自己这次来柳水镇,也算是钦差大人的身份。只是有些事,不能对胡雷说得太明白,沉吟道:“这事以后见面慢慢说吧,我还得找旅馆睡觉呢?”

“靠!真贱!”胡雷骂了一句,本来想找张一凡一起去花天酒地的计划只得暂时架空。

张一凡挂了电话,“老板,收钱。”

公用电话亭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秃顶,刚才张一凡在回电话时,一对眼珠子贼溜溜地转过不停。张一凡这身打扮,让他一眼就认出是个外地人,此刻他走过来,按了一下计价器,“十五块。”

“十五块?”刚才明明看到计价器上显示只有五块,这下被他一按,死无对证了。这个老头有问题!

张一凡本来伸进口袋里的手又缩了回来,冷冷地望着这个店老板。“刚才明明是五块,为什么要收十五块?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是五块了?前面还有个一你没看到!”店老板很横,凶巴巴的样子。见他又是个外地人,更是有些不客气,““哆嗦个屁啊?利索点!”

看样子如果不给的话,他就要叫人修理自己了。只是目前张一凡并不想暴露身份,也就从身上掏出了钱包,扔了十五块在柜台上。“你这是典型的乱收费!敲诈外地人!”

店老板鄙夷不屑地哼了一声,“老子就是乱收费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张一凡也没理他,离开的时候,记下了这家电话亭的门牌号。

柳水镇竟然乱至如此!真是令人痛心疾首。

张一凡暗暗下定决心,必出重拳,好好整顿一下这股歪风邪气。

整整一天的所见所闻,简直是触目心惊,要不是自己微服私访,这些精彩的内容,恐怕就没法得知了。连个电话亭的老头都这个腔调,真不知道柳水镇的人民是怎么过的?

难怪有人说,柳水镇有雁过拨毛之称。

真是副烂摊子!看来自己这次的担子压得不轻。

刚离开电话亭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婆悄然出现在身后,“年轻人,要住宿吗?”

终于碰到拉客的了,听到声招呼,张一凡并不怎么着急,点了支烟。

“多少一晚?”

“房间有好坏,你看看再说吧!放心,我不会贵你的。来柳水镇的人很多都住我这,放心吧,我们是规矩人,不会欺生的。”老婆婆挺会说的,几句话就打消了客人的顾虑。

其实张一凡根本没有犹豫的必要,因为除此之外,他还没有碰到其他拉客的,而且这柳水镇,估计也没什么生意,拉客的自然就少得不能再少。

“行!看看就看看吧!”张一凡随老婆婆进了一条巷子。这时,电话亭里的老板看到两人消失的身影,闪过一丝阴笑,然后拨了个电话。

两人七拐八拐,来到一栋两层楼的住房。还没进门,远远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婴儿啼哭。

有人哄着孩子从屋里出来。“乖宝宝,别哭了哦,妈妈给你喂奶。”

等妇女抱着小孩出来的时候,张一凡发现,这不是下午碰到的那个柳红吗?

柳红刚捋起衣服,露出一对白白的,浑圆的胸部给孩子喂奶。奶头塞进小孩嘴里,小孩便不哭了。柳红也看到了张一凡,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柳红被奶水充盈得圆鼓鼓的胸部,暴露在灰暗的夜色里,张一凡有些不好意思了。以前也见过女人哺乳,但柳红这胸,这身材给张一凡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怀里的孩子约摸八九个月大,柳红的身子却早已恢复过来,一米六几的个子,横抱着孩子站在那里,别是一番风味。

如果柳红生活在五彩缤纷的县城,一定是个标准的美女,只是乡镇的庸俗气习让她过早变成了孩子他妈。

“柳红?”

这不正是中午碰到的那个柳红嘛?张一凡忍不住叫了一句。柳红的婆婆平时也经常拉客回来,柳红本没有在意,听到张一凡叫她,这才看了过来。、“你还没回去?”

对于张一凡的出现,柳红也很意外。这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,给了她很深刻的印象,所以张一凡叫她的时候,她一下就想起来了。

老婆婆看了柳红与张一凡一眼,对张一凡道:“你跟我来吧!房间在楼上。”带张一凡上楼的时候,婆婆朝柳红喊道:“等下你过来把房间打扫一下。”

柳红应了声,抱着孩子回屋去了。角落里,闪过柳红公公阴沉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柳红丰满的屁股,一直消失在卧房里。

“既然你认识柳红,我算便宜一点,给二十好了。”老婆婆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跟张一凡开了价。

房子好象是新建了三五年不久,二十块睡一夜,总比打个电话花了十五块强。张一凡也懒得还价,只是道:“我可能在这里住几天,要是有什么事,还请关照一下。”

听说张一凡要长住,老婆婆的脸上就出现了笑容,“好的,请尽管放心住。我这就叫柳红送水壶,被子过来。”

趁着老婆婆下楼的工夫,张一凡大致打量了番房间的环境,屋里灯光有些暗,估计只有十五瓦的灯泡。房间还算整齐,只是空了些日子,灰尘不少。走道里就有楼梯,可以直接通到一楼,上下倒也方便。

自己干脆就在这里住几天,将柳水镇的一些情况摸清楚之后,再到镇里上任。正琢磨着该如何着手整顿这个混乱不堪的小镇,柳红抱着被子和水壶上来。

“真想不到,婆婆拉来的客人居然是你。”柳红朝张一凡笑了笑,很快就在屋里忙开了。看着柳红利索的身影,张一凡拖了把椅子坐在一边,跟柳红聊开了。

“你们这里平时生意还好吗?”

“哪里有什么生意,这个月来,你还是婆婆拉来的第一个客人。”柳红边说边铺开了被子。“我们这里条件不怎么好,你将就着对付吧!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叫我。”

柳红就这样坐在床边,整理着床铺,看着柳红这么勤快,一会儿就快将屋子打扫干净了,张一凡原以为今天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睡一觉,可谁都没想到,几个联防队的人冲了进来。

这些人打着长长的手电,将昏暗的屋子里照得雪亮。

“把手举起来!”

一个戴着联防队标志的平头用手电照着张一凡的眼睛,“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卖*嫖娼。把身份证拿出来!”

柳红正在铺床,听到这句话,身子颤了颤,转过身来大喊道:“你们胡说!人家只不过是来住店的。”

啪——有人冲过去扇了柳红一巴掌,“都堵在床上了,还敢顶嘴!”

“住手!”张一凡霍地站起,大喊了一句,原本只想好好睡一觉,没想到惹出这么多事来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不就住个旅馆嘛?这联防队的人怎么来了?还安了个卖*嫖娼的罪名,柳水镇真够乱的。张一凡一脸严峻,指着打人的平头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也太无法无天了。”

“哟呵——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,老子是联防队的,联防队的你没看见吗?”这人挺嚣张的,指着衣袖上的红袖章耀武扬威道。

张一凡只看了一眼,便记住了他鼻子边上的那个黑痣。

站在张一凡面前的另一个高个平头应该是他们的队长,这人打量了张一凡几眼,见此人居然临威不惧,又描了描被抽倒在床边的柳红,“先把他们带回去再说!”

相关Tags:女人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