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情深难予完结版窦芷橙柏天翊小说阅读

小冰 2021-02-27 13:45:28 9

窦家别墅。

窦芷橙刚在门口换好鞋,佣人秦嫂便捧着个包装极为精致的礼盒过来,“大小姐,有人送了这个东西来家里,说是给您的。”

窦芷橙怔了怔,“谁送的?”

“说是翡翠庄园的人。”秦嫂如实说道,“那人将东西交给我后就走了,说请您务必收下。”

“翡翠庄园?”窦芷橙一愣,疑惑的接过礼盒。礼盒约莫两个首饰盒大小,包装严密,看不出里面是什么。虽然她听说过翡翠庄园,但全然不认识里面的人,怎么会给她送东西来?不过,秦嫂显然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送的,她便也没再多问,对秦嫂点点头表示知道了,随后拿着礼盒朝楼上走去。

刚到楼梯口,楼梯上就迎面下来个娇俏可人的漂亮女孩,见到窦芷橙,女孩眸底飞掠过一抹嫉恨与不屑,脸上却笑得极是甜美,“姐,你回来啦!”说话间,她瞥见窦芷橙手上的礼盒,眸光微闪,一脸好奇的问道,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包装的真漂亮!”

“你喜欢送你好了。”窦芷橙十分大方的将礼盒往女孩面前一递,笑眯眯的道,“反正你抢我的东西已经成了习惯,不抢你今晚肯定睡不着。”

女孩表情顿时一僵,脸上的笑几乎维持不住,半晌才勉强扯开唇角,“姐,你真会开玩笑,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东西了?”

窦芷橙勾勾唇,“果然够能忍。不过,窦之遥,开没开玩笑,咱们心知肚明,想装纯真装无邪,就好好掩饰住眼底的贪欲,现在你这境界还不及格啊!”说完,她步伐闲适的越过窦之遥上了楼,未再看她一眼。

窦之遥侧身一语不发的盯住她的背影,脸上的甜笑早已消失,眼底的阴鸷更是浓得令人心惊。

回到房间,窦芷橙毫不意外的看到一位瘦弱的**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相册,听见声音,美妇抬首望过来,笑容温柔而慈爱:“回来了,累不累?”

窦芷橙眼神软了软,坐过去亲昵的挽住美妇的胳膊,凑过头看相册,“不累,就和阿毅在咖啡厅喝了杯咖啡。妈,这相册你哪找出来的?”

“给你打扫房间时找到的。”安静蕾轻抚着手中的相片,感慨的道,“看着这些照片,就感觉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。”

窦芷橙笑道:“那什么时候我们一块出去再拍些照片,这些可都有些年头了。”

安静蕾却是眼圈一红,“是妈不好,当年如果不是妈不当心,也不会让你失踪吃尽了苦头,还缺席了你的生命十几年,现在想看看照片回忆都没有办法。”

窦芷橙连忙揽住她的肩,“妈,这些年我虽然是在孤儿院,可也没吃什么苦,院长妈妈和阿毅他们都十分护着我,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你想看照片我待会就洗出来给你,阿毅那边还有些录像,我让他传过来。”

安静蕾如何不知女儿是在安慰自己?女儿失踪时仅仅八岁,因为不知受到什么**造成记忆紊乱,连家在哪,亲人是谁都忘记了,最后就被丢进了孤儿院。

一个记忆空白的八岁孩子,在孤儿院那种地方如何能过得好?而她调查过星南孤儿院,环境虽然不能说恶劣,但也绝称不上好,一想到她千娇万宠的女儿在那种地方过了十几年,不知受过多少委屈和苦难,她的心便揪得生疼。

“芷橙,你怨妈妈吗?”安静蕾满目自责与怜惜的摸摸她的脸,“妈知道你不想嫁给柏天翊,也知道对你不公平,可是妈没有办法,妈不能让你爸爸将窦家的家产便宜那对母女,这些都应该是你的,窦家的一切都应该是你的!”

说到这,安静蕾温婉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,旋即她又目光一柔,直视窦芷橙的双眼,认真的道:“柏天翊答应过妈,会对你好,不会让你受委屈,而且他会帮助我们拿回你该得的一切!”

窦芷橙心下有些发苦。其实,她很想说并不在意窦家的家产,可是面对眼前这个饱受失女之痛十几年,如今一心只想为她夺得家产的亲妈,她实在说不出口。

在她失踪的十几年间,安静蕾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,就算她如今回来了,这种症状也只是减轻而未痊愈,如果没有一个信念支撑,她怕安静蕾无法撑下去。

想到这些,她无声一叹,转开了话题:“妈,你见过柏天翊?”要知道,她还没见过柏天翊,就连半月前柏家人前来提亲,柏天翊也没有露过面。她对他的一切了解,只有那些难辨真假的传闻。

譬如双腿残废,哑巴,还有那啥圈叉无能……唯一的可取之处,似乎只有他的显赫家世。

窦家在柏家面前连小蚂蚱都算不上,就算柏天翊在柏家没有什么地位,但也不妨碍她爸在柏家人来提亲时,激动得恨不得烧高香的反应,当场便一口应允了下来,连问她一句都没有过。

那时,她被找回窦家不到一个月,对于窦家并没有归属感,一走了知的事并非做不出来。如果不是看在她亲妈也同意的份上,而她又舍不得这个因她郁郁寡欢了十几年的女人,她早就走了。

“柏家来提亲前一天,他和我见过面。”安静蕾神情有些恍惚,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“妈,他找你有什么事?”窦芷橙有些疑惑。要说柏天翊要见也该见她爸,怎么会找上她这个几乎不问世事的亲妈?

安静蕾回过神,慈爱的看着她,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:“芷橙,有些事,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更重要的,还要用你的心去感受。”

窦芷橙送走了安静蕾,倚着门若有所思。显然,她妈是让她不要太相信外界关于柏天翊的传言,那么,柏天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

揉了揉额头,她打断自己的思绪,现在想再说多也是多余,反正这桩婚事她目前不准备拒绝。不管柏天翊究竟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残废无能,终归是要亲眼一见才能断定!

2万+
1 点赞

相关阅读